首页 > 海外 > 温哥华 > 正文

女童无征状赴宴感染4家人 校园现毒踪家长9天后才知

核心提示: 卑诗省安全学校联盟的家长和义工科斯塔(Elizabete Costa)称,通知程序已被破坏到毫无用处。 科斯塔认为,学校是否有传播并不重要。 提供给家长的信息是让他们能够做出自己的评估和自己的决定。 到家长确实获得信息时,这些信息严重不足,并且不包括有多少学生生病或他们在哪个年级和哪一班。

《星岛日报》报道,卑诗省一对父母抱怨,她女儿班上有人染疫,9天后家长才收到通知,这样的卫生示警制度根本行不通。

枫树岭的费尔围小学(Fairview Elementary),在9月22日至9月24日之间发生新冠病毒暴露,但家长直到10月1日才收到通知。

该母亲没有透露姓名,因为担心这可能会影响她的工作,她认为女儿在那段时间感染了新冠肺炎,而且可能是在学校,并于9月25日(周六)的晚餐上传染给了家人。

该母亲表示:如果我早点知道课室可能暴露于病毒之中,我们就不会在女儿出现征状之前,与完全接种疫苗的成年人一起参加家庭晚宴。自那次晚餐开始,有4个成年人感染了新冠病毒。 该卫生示警系统无作用。

女孩是星期日开始出现征状,翌日(周一)接受检测,结果呈阳性,此时母亲通知了学校。

可是直到周五下午,即初次暴露事件之后9天和母亲报告女儿检测呈阳性后5天,家长才收到学区的一封信,告知他们病毒暴露情况并告诉他们要自我监察。

小学确认了两个新冠集群

枫树岭学区在费尔围小学确认了两个新冠集群,又表示已实施增强的安全措施。

学区发言人波普(Irena Pochop)称,当家长报告新冠检测呈阳性时,学区会立即通知公共卫生当局。 至于确定密切接触者和下一步行动的责任在于菲沙卫生局的工作人员,他们与校长密切合作,作出这一决定。 并非所有确诊病例都会导致学校暴露于病毒之中,只有公共卫生专家才能根据他们的调查确定何时出现病毒暴露。

菲沙卫生局表示,正对所有报告学校暴露情况进行严格的接触者追踪,同时努力保护个人私隐。 发言人桑德斯(Larisa Saunders)表示,在整个接触者追踪过程中,卫生局与学校密切合作,当孩子的新冠检测呈阳性时,卫生局会立即开始直接联络所有密切接触者。“如果你的孩子已经暴露于病毒之中,并被认为是密切接触者,家长会收到卫生局的公共卫生团队关于该怎么做的指示”。

获得信息存在严重不足

卑诗省安全学校联盟的家长和义工科斯塔(Elizabete Costa)称,通知程序已被破坏到毫无用处。 科斯塔认为,学校是否有传播并不重要。 提供给家长的信息是让他们能够做出自己的评估和自己的决定。 到家长确实获得信息时,这些信息严重不足,并且不包括有多少学生生病或他们在哪个年级和哪一班。

科斯塔又称,信息鸿沟迫使家长通过家长团体或社交媒体平台,如卑诗学校新冠追踪(BC School Covid Tracker)转向基层通知方式。 如果等待公共卫生,每个人可能需要5到10天的时间才能知道,届时一个无征状或有征状的孩子已经把病毒带回家给较易受病毒伤害的人士、孕妇、新生儿和正在接受癌症治疗的祖母。 这是不可接受的。